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伏羲琴社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猗竹阁琴会  

2009-03-12 11:26:59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猗竹阁琴会

 

作者:●毛选选

  2008年12月25日,朱晓东偶然得一雉鸡。他立刻想到何晓峰先生独创的雉鸡浆水扯面。何先生已辞世,现在只有他的女弟子李蕴珠会做此面。

  李蕴珠(猗竹阁主),天水著名女诗人。现任中华诗词学会理事,天水诗词学会副会长。蕴珠的诗,不仅深受天水士人的称赞,北京文怀沙先生、西安霍松林、兰州袁弟锐等先生更是目为高徒。蕴珠不仅以诗名世,兼爱书画,尤喜古琴。2003年,她赠我一册《四清集》,从中读过她的一些诗词。2004年8月,我在天水举办画展时,她赠诗八首,为我鼓呼。后来,她为我的《乙酉回乡纪事诗》校订,颇费心思。蕴珠的诗与人一致,端庄,清丽,典雅,自然,有林下风仪,是名副其实的才女。

  蕴珠接到晓东的电话,爽快地答应了做浆水面的请求,并声称要给我办一次琴会。一顿扯面,诗人已构思成一堂琴会,很有诗意。我知道古琴历史久远,也喜欢听那沉静悠扬的声音,但我实在想像不出她的琴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景况。

  12月27日下午,我同晓东前往东团庄。进小区不久,见三位背包提袋的女士,晓东说,她们也是参加琴会的。经介绍,方知年纪稍大者叫胡宝琴,是位音乐教师,雅好丹青,尤擅操缦,是古琴大师吴景略先生的入室第子,亦从著名书画家、琴家周兆颐先生学习古琴。她参加过两次全国性古琴研讨会,在2006年北京国际古琴音乐研讨会上,一曲琴歌《凤求凰》艺惊四座。她能演奏《梅花三弄》、《流水》、《潇湘水云》、《广陵散》等几十首琴曲。另两位是一对亲姐妹:王静、王金兰,姐妹俩被誉为天水诗词界的“姐妹花”。

  蕴珠住在五楼。小三居室房子,并没有华贵的陈设,但布置得简洁,清爽,文气十足。客厅里张挂着文怀沙先生赠她的“李家有女,漱玉蕴珠” 匾额,以及何晓峰先生不同时期赠她的书画。卧室门的上方,是何先生题署的“猗竹阁”。最引人注目的,是客厅北向琴桌上的古琴。

  雉鸡扯面的前期工作已大体就绪。给蕴珠帮厨的,名叫周文英,是胡宝琴老师的高足,琴技精湛,也擅诗词。参加琴会的人,有的带茶、有的带酒,都是主人的架式。蕴珠是主人中的主人,但似乎用不着太多的调度。焚香煮茗,定音和弦,一切都驾轻就熟,井然有序。

  王静十分文静。她静静地坐在琴前,静静地调理琴弦,胡宝琴老师在旁不时给以提示。我看见琴案上有一本琴谱,上面除了简谱,还有一些古怪的符号。这些符号是古人的发明,据说有一百八十种之多。胡宝琴老师给我讲解了几种符号的意义,还介绍了这套古琴谱的发展过程。

  参加琴会的女士个个漂亮,个个擅长诗文书画。蕴珠夸赞最多的是胡宝琴,不停地喊她“大才女”、“妙人儿”。真没想到,在这个喧闹纷杂的社会里,在古城天水,还有这样一群才女,还有这样一种生活方式,这应该是天水一道独特的风景!

  第一个抚琴的是胡宝琴老师。她自弹自唱,歌喉婉转,琴法娴熟,“有美人兮见之不忘,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”,一曲《凤求凰》,动人心魄。应大家的要求,她又弹唱了一曲辛弃疾的《破阵子》。我十年前在北京听过董晴野老师弹琴,他对古琴曲的理解很深刻,节奏把握得很好,但疏于操练,不免生涩。数年前,我去周兆颐老师府上,师院音乐系正在给他的古琴录音。我虽然写了《冰弦馆听琴》一诗,但并未见操琴。再后来,在电视上见一长者抚琴,有些道白、讲解,但无唱声。胡宝琴老师的自弹自唱,是我听到、见到的最好的演奏。李蕴珠、周文英、王金兰、王静分别演奏了《秋风辞》、《关山月》、《环佩》、《太古引》等经典名曲。王静还自弹自唱了《阳关三叠》。我知道的古琴曲很少,并不能理解琴曲深层面的东西,但她们的弹奏能让人沉静、深思,能把人引入一个清净高雅的精神世界。我想,天天与古琴打交道的人,心境应该是清澈的、幽远的、宁静的。听琴曲与听那种亢奋的鼓噪,感觉大不相同,与听错杂的交响曲也迥然有别。中国的音乐一如中国的书画,中国的哲学,中国的文化,博大、深邃、精微、神奇。中国的古典音乐,或许能够疗治当代人的一些精神疾病。

   琴声正酣,忽然匆匆进来一位女士。她姓顾,名明轩,身材苗条,眸子明亮,十分干练。我觉得她很像某年中央春晚小品《红辣椒模特队》中的领舞。

  抚琴既毕,酒具登场。黄酒一壶,白酒一斤,酒杯与茶杯同大,斟酒的动作与操琴一样娴熟。这些人难道会喝酒?看着她们倒酒,我闪过这样一个念头。举杯伊始,我提议先敬奠何晓峰先生,没有他的发明就没有这道美食,也就没有今天的聚会。此后的饮酒,确实让我大开眼界。她们不但能饮,而且善饮。她们会唱各种各样的酒歌,汉族的、少数民族的,现代的、古典的,懂得很多、唱得动情。看着她们歌饮,我想到北京的老伴,如果她能看到这些年轻貌美、聪明有涵养的才女,一定也会由衷地感叹、高兴。也想到北京的朋友,觉得应该让他们也来见识一下秦州才女们的风采。漆永新、雷达、胡爱祖、吴文科等乡党,刘振清、张崇范、张才、赵勇、张坤山、张铜彦等书友,他们的文化修养比我深,一定会有更深刻的认识与评说。

   顾明轩不仅干练,歌唱才艺也不俗。有人要她唱段越剧,她便邀王静对唱越剧《红楼梦》片段。越语越调,连唱带表演,南味十足。唱到动情处,胡宝琴、王金兰、周文英等也齐声合唱,十足的越剧腔调。西北天水的女子,竟然都爱好越剧,而且唱得这么好,会得这么多!她们要上班,要理家务,要练琴曲,要作诗作画,真不知哪来时间学这南腔北调!

  边唱边饮,不知不觉间黄酒壶空,白酒瓶净,她们却面不改色。年龄最小的王金兰说,三个人喝一瓶白酒没问题。她们歌喉甜美,胆气豪壮,或歌或饮,落落大方,没有一点扭捏之态,称得上率真、豪放。相形之下,我和晓东倒显得拘束,酒量也远远不及她们。

  饮酒既毕,雉鸡浆水扯面端了上来。动筷时我问蕴珠,何先生怎么会将鸡肉跟浆水放在一起吃。蕴珠说,上世纪60年代,何晓峰与董晴野、周兆颐等老师在仙人崖旅游,当时生活条件不好,炒菜时没清油,便用猪油炒鸡肉;吃面时没醋,便放了些浆水。本来是胡凑合,没想到非常好吃。从此,何老师就常用此法做浆水面招待客人。何先生去了,他的发明留在人间,成了美食,传为美谈!

  雉鸡浆水扯面果然好吃!猪油炒雉鸡,浆水佐鸡肉,听起来有些不伦不类,却达成了味的和谐,香而不腻,淡而有味,口感柔和,入胃平顺,我和晓东每人吃了两大碗。让我没有想到的是,她们每人也吃了两大碗,饭吃得多而人不发胖,这也奇怪!

  撤去碗筷,再上茶具。琴韵犹在,歌声萦回,茶香绵长,眼前这些才女们让我大开了眼界!品茶时,胡宝琴老师又唱了汉刘邦的《大风歌》、宋姜白石的自度曲《古怨》等。精美的词曲、动情的演唱,很能唤起思古悠情。古人的生活条件肯定不如今人,但古人给我们留下了这么美好的诗词歌赋,古韵琴曲,永不磨灭的精神食粮。今人的生活条件优越,但今人能给后人留下什么?难道会是资源枯竭?环境污染?精神颓废?

  才女们的兴致正浓,琴会还在继续,但时针已近二十二点,我和晓东起身告辞。回住所的路上,我想到唐山老太太们的皮影舞。这样的作品能轰动全国,名传海外,天水才女们的高雅琴艺却长久困在闺中。雅有何益?俗又何损?雅俗损益,只能由时间来检验,让后人去评说了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